舞钢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失控边缘的乌克兰

发布时间:2019-10-09 03:37:05 编辑:笔名

失控边缘的乌克兰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1月22日,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的骚乱已经进入第四天,整个城市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晚上6点,约2000人开始向市中心的独立广场进发,头戴巴拉克拉法帽的男子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冲向阻挡他们前进的警察。

在四天前刚刚颁布的一项新法令中,巴拉克拉法帽——这一发源于克里米亚地区的巴拉克拉瓦,由羊毛毡制成的乌克兰居民冬季传统的保暖品已经变成了“违禁品”,因其可以几乎完全围住头部和脖子,仅露出双眼,乌克兰政府下令禁止抗议者佩戴这种帽子。同时被禁止的还有在公共场合安装帐篷、搭建舞台以及摆放大型扩音装置。违法者将被处以640美元的罚款和最多5年的刑期。

为了维护自己公开抗议的权利,乌克兰民众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据当地媒体报道约有10万人参加了集会,然而集会却最终演变成了暴力事件。

失控

抗议运动在乌克兰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起因是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所领导的政府拒绝与欧盟签署一项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定。此后,亚努科维奇与俄罗斯就一个一揽子的援助计划进行了谈判。政府的选择引发了乌克兰民众的反感。基辅市的中心广场便成为了民众表达反感的主要场所。他们在广场上静坐示威

,发表演讲,抗议一直以一种较为和平的态度进行

然而,当12月底,示威者开始试图占领独立广场和包围议会后,乌克兰政府出动了警察,双方的情绪开始激动。

1月19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一项新的法令,将参与、协助和领导“大规模骚乱”的行为视为违法行为,将对其进行法律制裁。新法令的颁布立即引发了反对派和示威人士的不满。反对派称这一法律并未遵循正常的立法程序,乌克兰政府通过该法令是为了压制异议,限制言论和集会自由。

当天下午,乌克兰民众计划举行大型集会。抗议活动主要组织者阿尔谢尼·P·亚采纽克向媒体透露说,在他们准备集合时,几个主要的抗议组织者收到了一条“温馨的”短信,信息内容为“亲爱的用户,你正注册为一个大规模骚乱的参与者”。“政府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警告我们不要参与游行。”亚采纽克说。短信中“大规模骚乱”正是乌克兰政府刚刚通过的法令中使用的词语。相较短信的温和,发送短信的这种行为更让抗议者感到不安。这有可能意味着乌克兰政府正在使用电讯技术锁定游行者。

乌克兰的三家运营商——Kyivstar、 MTS 和Life——都否认他们向政府提供位置数据或发送短信。

短信似乎收效甚微,抗议人群依旧按照预定的时间向基辅市中心进发。然而就在距离目的地——独立广场仅1000米的一条小巷中,警察与示威者发生了冲突。袭警者用长短不一的铁管和棍棒攻击警察,并朝他们投掷足球大小的石头,他们甚至还朝警察扔出鸣响着、火花四溅的鞭炮,以及一些类似燃烧弹的东西,这些东西点燃了警察的衣服以及盾牌。尽管当天的温度是零下十几度,防暴警察还是使用了高压水枪

19日的骚乱使得乌克兰民众的集会由和平转向了暴力。而这种暴力在随后的几天内不断地持续上演。抗议活动的组织者认为,使得机会变成骚乱的人是足球流氓和失业者,并指责是政府雇佣了这些人,然而据他们抓住的参与骚乱的人士透露,他们有些人是收到了一些钱,但并不清楚这些钱的来源。骚乱使得基辅街头变得如同战场一般,空气中弥漫着浓烟的味道,街头的橱窗玻璃已经破碎,被烧毁的公交车和警车横在路中

,独自走在街头很有可能会遭到不明身份者的棍棒袭击。据俄罗斯内务部消息,冲突造成了119名警务人员请求医援,其中80人入院。基辅市行政机关表示,除警务人员外还有104人受伤,其中44人入院。更糟糕的是已经有五人因此失去了生命。“乌克兰局势正在处于失控的边缘。”1月2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警告说。

政局

面对和平集会所发生的性质转变,乌克兰政府和抗议者都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解决途径。

1月20日,亚努科维奇发表了全国讲话。“我呼吁进行对话、妥协,实现国家安定。我相信乌克兰人民,人民的智慧。”亚努科维奇说,同时他还强调将尽一切努力保障社会秩序,保护平民权利。1月21日,由乌克兰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组成的工作组开始了第一轮对话,而亚努科维奇也打算放弃参加即将召开的瑞士达沃斯会议,与反对派和抗议领导人会晤。

然而,这种对话仅是为了解决当前乌克兰所面临的危急情况,抗议者所提出的提前大选并不会实现

在议会中,亚努科维奇所在的地区党仍拥有多数席位,而在亚努科维奇的票仓,乌克兰东部地区丝毫没有受到集会示威的影响,这一地区与俄罗斯在地缘和经济上的密切联系也造成了亚努科维奇在与欧盟签订经济协议时的犹豫。

反对派目前的立场也十分动摇,他们虽然并不完全同意亚努科维奇目前的外交政策,但是面对国内的骚乱,他们也并不愿意看到一个更激进的团体进入议会。另外,依据乌克兰选举法,如果亚努科维奇不主动辞职,议会反对派并没有强制举行选举的权利。

抗议者方面的势力更为分散,亚采纽克虽然目前得到众多基辅市民的支持,但与另一个示威者的代表,政治党派Punch的领袖、前重量级拳击冠军维塔利·克利奇科相比,缺少应有的政治威望。此外,抗议者中混杂的极右势力也使其在舆论上陷入被动。

“抗议活动不太可能很快消退,但是暴力冲突不一定能动摇现任政府的稳定,”位于伦敦的智库IHS Global Insight俄罗斯研究专家格沃拉亚说,“当前局势失控更有可能将乌克兰推向一场金融危机。”骚乱发生后,乌克兰政府2023年到期的国债收益率上升了19个基点,至8.56%,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增加了35个基点至720。

目前,乌克兰正在与2008年以来的第三次经济衰退做斗争,由于投资者纷纷逃离这个受到围攻的国家,乌克兰的借贷成本已经上升到了数年来的最高水平,中央银行不得不插手干预,为货币提供支持。2014年的预算也迟迟没有到位,乌克兰对救援计划的需要日益迫切,所需救援资金可能多达180亿美元。

为了应对经济上的窘境,亚努科维奇选择在欧盟与俄罗斯之间“摇摆”,然而这种“摇摆”却将乌克兰带入到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中。2月4日,欧盟将派工作小组赶赴乌克兰,这也是双方在中断谈判后的第一次正式会晤,然而夹在俄欧之间,试图从双方得到好处的乌克兰似乎很难回心转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小程序和微商城的区别
如何经营好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