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钢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南斷夢刀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55:03 编辑:笔名

  那是一把刀,能解千愁,也能断人幽梦的刀刀身滑亮,锋利的刀刃闪着白光,刀柄末端是一个栩栩如生的虎头,隐隐能看见两颗摄人心魄的獠牙整把刀看上去光鮮奪目,可又給人一種莫名的寒冷,那是一種殺氣,正因為這股殺氣,斷夢刀才具有了盎然的生氣

  说来也奇怪,断梦刀自从乾元二年的那场决斗后,断梦刀便和他的主人白云子一同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刀不再是刀,而梦却依然是梦

  血刀城里,人头簇动,人潮一波接一波,喧哗声,叫卖声不绝于耳这是血刀城里最繁华的的街道,玉林街平日里,只有达官贵人,和艺高胆大的江湖人士才敢涉足,而今日不同,今天是血刀城城主温世天千金出嫁的日子,全城百姓感这些年来城主的恩德,自然是张灯结彩,营造一片浓浓喜气

  就在众人喜气洋洋的为城主女儿温凝缠举办婚礼时,拥挤的街头出现了一位中年男子,脸上有些污秽,嘴上长着一条浓密的胡子,头发有些蓬松,身着一身青色长衣,脚上一双破洞布鞋,这一身打扮,就连血刀城的乞丐也觉得有点寒碜行人纷纷回头观望,有的则是几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此人这些人都是被中年男子背上的那把刀所吸引,那是一把漂亮的刀,刀鞘上的龙纹清晰可见,人群中不少人都为这样一把好刀惋惜,可没有一个人把这把刀和传说中那把断梦刀联系在一起

  画仙楼上,凭栏旁的一张八仙桌显得格外醒目,桌上坐着一位白衣飘飘的英俊公子,不少从楼下经过的人都忍不住侧目多看两眼白衣公子端起鹤嘴壶,一杯又一杯的饮下,从其满脸愁容不难看出,他有心事,一位英俊潇洒的公子,他的心事难免是儿女情长当他看到楼下的那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路过时,他缓缓的放下了酒杯,因为他看见了中年男子那既沉重又有些轻快的脚步时,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自家的行云步法

  白衣公子站起身,朗声说道:“楼下那位兄台,我看你脚步沉缓,似乎是有心事,恰好今日我也有心事,何不上楼来畅饮一杯”

  中年男子抬起头,看了看白衣公子,顿了顿,欲言又止中年男子冲白衣公子笑了笑,压低斗笠,继续向前走白衣公子脸上有些失望,突然,他端起酒壶,平手一推,酒壶快速的打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停了下来,陡然转身,右手急出,轻轻的一握,酒壶便停了下来

  中年男子开口道:“既然公子有此盛情,如果我再不知好歹,那就辜负公子的一番美意了”说着,身形一跃,脚点在屋檐上,身子一个腾挪,便已坐到了白衣公子的桌上白衣公子一脸惊诧,就算师父的行云步法也没有这么熟练,他究竟是谁白衣公子缓过神来,大声叫道:“小二,来两坛千金醉”不一会儿,店小二便迅速的把两坛酒抱了上来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心里说道:“没想到血刀城的店小二也是身手不凡”白衣公子似乎看出了中年男子的心思,笑道:“画仙楼是家父所开办的,自然不能像寻常的酒楼那样,血刀城里鱼龙混杂,要是有人喝酒不给钱,那怎行”

  “我看未必,这些人恐怕是你父亲安排的眼线吧”说完,中年男子举起酒杯仰头便饮

  “你猜出了我的身份了”白衣公子问道

  “想必你就是血刀城城主温世天的养子白无恋了”“兄台果然好眼力”说完白无恋看向了中年男子背上的刀,接着说道:“兄台知道了我的身份,可我却不知道你的身份,冒昧的问一句,白云子是你什么人”

  “白云子正是在下的恩师”白无恋听闻后,连忙拱手道:“拜见赵影来师叔”

  赵影来斟好酒后,看了看白无恋,说道:“难道你不怕我是骗吃骗喝的市井之徒”

  “我能确定师叔的身份有两个依据:一,师叔刚才施展的行云步法,二,师父背上的那把断梦刀”

  赵影来看白无恋的眼神从不屑转到了赞许,岔开话题问道:“适才看无恋师侄满脸愁容,不知有何心事”

  白无恋叹了叹气说道:“说来话长,我和小妹怡君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是情同意合前些日子,我向父亲表露自己心仪怡君,想娶怡君为妻,本以为父亲会同意,可哪知父亲勃然大怒没隔多久,无影城的无花公子上门提亲,父亲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应允明日就是怡君和无花公子的大喜之日……”说到这里,白无恋眼睛竟有些湿润起来

  赵影来听到这里,脸色微微发青,右手重重拍在桌上,低声道:“温老贼,老子的女儿,还由不得你来做主”

  白无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拍着实的吓了一跳,暗道:“怪不得江湖人送师叔一个绰号,老疯子”赵影来实际年龄也只有四十来岁,可加上他这一身迥异的打扮,看上去就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这时,楼下有人叫道:“无影城的无花公子到了”又有人说道:“听说无花公子长得比女人还美”另一个声音叹息道:“可惜是个男人,要是个女人,今天我就有两朵花可采了”

  白无恋和赵影来听闻后,两人脸上均有怒色,几乎同时看向那人,那人约摸三十来岁,身体细长,长相清秀,可右脸颊上的那条刀疤格外的狰狞那人手握一把折扇,颇有几分翩翩风度众人听那人说完后,都是纷纷挽袖,气哼哼的看着那人

  白无恋年少气盛,本来因为怡君嫁给无花公子心里就伤心不已,现在竟然有人敢大庭广众之下侮辱自己的怡君,俯身一跳,轻如鸿雁般的飘落在那人身前赵影来看了看白无恋,摇了摇头

  白无恋颇有公子风度的强笑道:“方才可是你说的要采花”

  那人一脸猥亵的笑了笑:“当然,当今世上除了我叶自空,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懂女人”

  白无恋气得七窍生烟,自己心仪的怡君竟然在口头上被臭名远扬的叶自空侮辱,如何不气白无恋爆吼道:“看招”双拳虎虎生威,一股凌厉之气骤然而出,叶自空完全不把白无恋看在眼里,阴笑道:“大爷我今天就陪你玩玩儿”叶自空身子向后一仰,轻松避开,白无恋见叶自空如此耍猴般的对待自己,心里怒气暴增,左手成拳,攻向叶自空的胸膛,右手化掌,击向叶自空的下方

  “现在看来,血刀城除了温世天,还不全是草包”叶自空见白无恋上下同时攻来,右脚斜踢,同时左手去拿白无恋的手上要穴,欲一下子控制住白无恋白无恋见叶自空右手轻轻攻来,如何不知对方的目的白无恋脚下急忙施展开行云步法,手上使出幻影掌法,瞬间无数的手掌影一掌快过一掌,叶自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白无恋,待白无恋使出幻影掌法时,已经为时已晚,砰的一声,叶自空的身体被震飞,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叶自空右手在地上一撑,身体轻松的弹了起来被一个后辈晚生打伤,他如何不气,这要是传到江湖上,让他叶自空以后在江湖上如何立足叶自空尖声道:“竟敢打伤你爷爷我,先前只是看你人模人样才跟你玩玩儿,现在我要出杀招了,有什么本事都亮出来吧,可别说我叶自空欺负一个晚辈”

  白无恋的武功本来不如叶自空,刚才使出幻影掌法也只是因为叶自空的大意白无恋除了行云步法熟练些外,幻影掌法也是刚刚练成第一层,至于温世天传给他的血影刀法,他也只是平日里偷偷学了点皮毛叶自空就像一只老鹰似的扑向白无恋,在他眼里,除非温世天出手,否则白无恋这只兔子只有死路一条

  叶自空的速度太快了,白无恋以手为刀,再把幻影掌法融入其中,一刀斜劈,只见血影泛起,凌厉的刀风像切豆腐似的砍在叶自空的臂膀上,叶自空怒不可遏,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同一个晚辈手上两次受伤,叶自空不顾自己的伤势,右手手掌突然变黑,怒声道:“是你逼我的,纳命来”

  赵影来看见叶自空手掌变黑后,脸色一变,叫道:“黑沙掌”赵影来一个箭步跳下楼,准备救下白无恋,可叶自空和白无恋的距离太近,而且叶自空出掌迅速,一掌正中白无恋的胸口,白无恋身子倒退,胸前留下一个黑色的手掌印叶自空准备再给白无恋补上一掌时,赵影来已经接住了白无恋,赵影来冷冷的说道:“兄台何必跟一个后备晚生较劲呢”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来管老子”叶自空黑沙掌拍向白无恋的面门,赵影来铁青着脸:“既然如此,那我就领教领教阁下的黑沙掌”

  “这位仁兄请慢”空中飘来声音赵影来和叶自空一怔,而周围的普通百姓则是个个露出喜色,高声道:“城主大人到了,那无恋公子有救了”原来温世天上月闭关修炼血影刀法,时至今日,才出关

  片刻,温世天的身影已经站在不远处的屋顶上了温世天拱手对赵影来说道:“多谢仁兄刚才出手救下犬子”温世天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叶自空,说道:“你先出口侮辱我的女儿,现在又打伤我的儿子,这笔账现在我就来跟你算算”

  叶自空见温世天到了,心生怯意,叶自空自知就算没有受伤也不是温世天的对手,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右脸颊上的伤疤便是拜温世天所赐温世天身为一方侠士,自然是为民除害可叶自空的轻功不弱,况且那时温世天的血影刀法只练到第四层叶自空从温世天刚才的展露的那一手,便知道温世天的武功又精进不少叶自空强撑说道:“温老贼,我看上你女儿是她的福气,至于教训你儿子,哦不对,教训小舅子,只是帮你管管,你不但不请我到画仙楼喝一杯,现在反倒问罪于我,这是何道理”叶自空说完,脚下便做好准备,随时逃走

  “放肆”温世天手一伸,一把卫士腰上的佩刀便飞到了手上,温世天手握刀柄全力一扔,刀鞘飞向叶自空叶自空避过刀鞘,转身便逃“想逃,老夫今天就让你试试我刚练成的血影缭绕”城下百姓纷纷齐声呼道:“杀了他,杀了他……”

  温世天双手握刀,自上而下的全力一斩,刀身周围散发着金光,金光暴涨,气劲横飞,霎时间,一座座房屋被毁,而以轻功而闻名的叶自空被劈成了两半叶自空至死也不敢相信,温世天的刀竟然快过了他的轻功

  看到温世天使出血影缭绕,赵影来恨恨说道:“师父当年果然是被你杀死的为了一部刀法不惜杀死师父,这种人竟然还敢在世人面前装成一个仁义心肠的大侠,真是可笑至极”

  赵影来搭上白无恋的右手,探探白无恋的伤势情况这一探把赵影来一惊,他刚才明明中了叶自空的黑沙掌,就算之前我靠内力为其震住黑沙毒,他的五脏六腑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难道他刚才是故意挨了叶自空的一掌这样做,又有何目的呢

  白无恋被赵影来突如其来的一探,便心知自己露馅儿了,右手手指奇妙的一点,饶是如赵影来这般的江湖老手也来不及反应赵影来穴位被点,身子动弹不得,眼见一招得手,白无恋知道赵影来绝非泛泛之辈,右手一掌拍在赵影来的胸口赵影来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白无恋一把扯下赵影来背上的刀,得意的笑道:“师叔,多有得罪”

  温世天摸着长长的胡须,满意的笑道:“无恋长大了”温世天身形晃动,已然来到赵影来的身前,白无恋紧跟在温世天身后,然后双手捧着刀恭恭敬敬的送到温世天跟前温世天大喜过望的接过刀,狂笑道:“断梦刀啊,断梦刀,我终于得到你了”

  赵影来气愤至极的吼道:“温老贼,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竟然杀了对你有养育之恩的师父”

  “哈哈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杀了师父,分明是你杀了师父,然后夺得了断梦刀,江湖人都知道这件事,还想抵赖你也不想一想,我要是杀了师父,我为什么还要替师父养大他的儿子无恋呢今天,我就要代师父他老人家清理门户”温世天重重的一脚将赵影来踢飞,然后走近前,故作关心的问道:“小师弟,我的那脚没伤着你吧”

  温世天转过头来,正色道:“无恋,你爹就是被你师叔赵影来杀死的,现在,你可以亲手报杀父之仇了”

  白无恋慢慢的走到赵影来身前,袖中骤然飞出一把匕首,小巧锋利,没有人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可赵影来认识,赵影来缓缓闭上眼,暗道:“死在断梦刀下,也比死在温老贼手里好上百倍”白无恋一刀刺出,可是奇怪的是,他感觉自己刺中了空气,眼前的赵影来,早已不见了踪影虽然白无恋不知道什么原因,可温世天知道,那是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的救走了赵影来

  温世天大怒,眼看自己宿敌就要死于刀下,可哪知道冒出一个这样的高手,将赵影来救走温世天急忙追去,可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白无恋的脸上渐渐地舒缓,他露出袖中的断梦刀,就是要告诉赵影来,他已经知道是谁杀了自己的父亲了白无恋长长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又让他跑了”

  坐在轿子里的无花公子轻笑道:“白无恋演的可真好”

  赵影来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周围,七个鬼模鬼样的黑衣人站在身旁,为首的那人不慌不忙的解开了赵影来的穴道

  赵影来忍着胸腔的剧痛说道:“多谢几位恩公出手相救,不知几位恩公尊姓大名”

  为首的黑衣人不屑的说道:“连我们也不知道,老二,你来告诉他”一个嬉皮笑脸的黑衣人佝偻着背,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就是闻名天下的幻影七鬼”

  共 84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惊心动魄的江湖小说,尤其是在情节的设置上,作者层层深入,步步为营,更是循序渐进的将情节一步一步展开刚开始,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位懵懂的少年因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妹怡君情投意合,但父亲并没有同意,而是答应了另一桩婚事白无恋心里郁闷,去酒楼喝酒,遇上了赵影来无花公子的出场,本来是一场情爱之争,最后的发展,竟然成了一桩蓄谋已久的阴谋一段家仇,上一辈人的情爱之争终于在激烈的打斗中渐渐浮出水面而开始出场的人物,随着事件的逐渐明了,又都成了另外的身份白无恋是铁观音,赵影来是李大人阴谋和被阴谋,相互交织,悬念迭起,这样显然是一气呵成的小说,整体性强,情节的发展给人目不暇接的感觉,无疑的倍感紧张和精彩欣赏并倾情推荐——: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

  2楼文友: -06 06:57: 1 断魂刀,断人梦

急性腹泻止泻药有哪些
云南生物谷集团
工作常备要带些什么药
儿童骨质疏松吃什么食物